夜读九江丨(讲述) 庐山会议轶事

2022-12-05 19:32:00   长江周刊
浏览量 32408

庐山会议轶事

■ 周永林

1959年7月2日至8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庐山召开。紧接着,8月2日至8月16日,中国共产党八届八中全会也在庐山召开。这两次会议党史统称庐山会议。一天,地委书记吴平主持召开了地委机关全体干部大会,会上宣布地委机关外迁,办公大楼改作他用,要求大家不准议论打听搬迁原因,我被安排在留守人员中。

从6月开始,庐山会议接待工作分山上和山下两个部分。山上由省委副书记方志纯、庐山管理局党委书记楼绍明负责,山下由行署专员朱冰和地委宣传部部长崔玉峰负责。

山下接待场地,一是九江地委机关办公大楼,为九江接待站,作为中央主要领导下榻之处;另一处是庐山交际处设在九江的第二招待所,为各大区、省、市领导来往之地。九江地委机关二楼的正副书记办公室,安排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政治局常委在山下住宿的地方。毛主席的房间摆放一张沙发、两把木椅、一张三个抽屉的办公桌,桌上放置茶杯、热水瓶,一张用厚实的樟木板特制的大床,配有蚊帐、棉被和一条毛毯。其他领导房间,除床不同外,别的陈设都一样。

我被安排在九江地委机关接待站,负责日常生活用品的采购,接待来站过往的各级领导。为方便工作,组织专门为我配了一辆北京吉普和上下庐山的特别通行证。我被指定负责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的接待,受到组织和领导的信任,心中很是激动、自豪。

庐山会议前,公安部部长罗瑞卿来九江检查指导接待站的筹备工作,周总理亲自来到接待站察看有关准备事项,并到卧室、餐厅、厨房视察,对我们的工作表示满意,但当他看到各办公桌抽屉内都有一支口红时,当即提出批评并下令当场撤去。

庐山会议期间,我因事上山数次。一次,中央派飞机送来一封绝密文件,领导令我立即送往山上交周总理亲收。任务完成后,当晚地委秘书长杜英权(负责山上接待工作)给我一张票到庐山疗养院参加舞会。当我手持特殊通行证进入疗养院大礼堂时,见舞厅四周安排了三排座椅,一排座椅前的茶几上摆放着各式糕点和糖果,二、三排座椅上坐满各地的中央委员。乐队正在演奏欢乐的舞曲,一些委员在厅中自由踏步翩翩起舞,悠扬悦耳的轻音乐,令人感到心情舒畅。我刚坐到前排一个位子上,便走过来一位身穿黑色旗袍的女士请我跳舞,我顿时紧张起来,不得不踏进舞场,没有转两圈,已是汗流浃背,原本没想到跳舞,只想见识一下大世面,看看领导人物的风采。不知不觉来到周总理身边,看见总理踏着慢四步,笑容满面,神采奕奕,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我心中顿时放松下来。

另一次,我陪地委副书记王书枫上庐山,杜英权秘书长给我们两张戏票,晚上到庐山电影院看演出。入场后坐在第五排中间的位子,只见大厅内已经坐满了中央委员们。少顷,刘少奇委员长、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步入前三排就座。当毛主席健步进入剧院时,全场顿时响起一阵热烈掌声。毛主席频频向大家挥手致意,坐到前排中间的位子上。演出单位是江西省赣剧团,歌声悠扬激昂、清新悦耳,到深夜十二点才结束。落幕时,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剧场里处处欢声笑语。在电视没有普及的年代,能亲眼见到毛主席是人生最光荣的时刻!等毛主席、周总理等领导人离场后,大家才缓缓离开。我回到宿舍,心情仍然非常激动,久久不能入睡。

庐山会议期间,地委召开过一次县委书记会议。周总理闻讯,特意亲临会场接见与会人员,并同大家合影留念,我也有幸参与其中。

庐山会议结束后,毛主席坐火车离开九江。各地的领导也纷纷要返程。西南局书记李井泉是江西人,他带一行人特地来九江地委告别。吴平书记会见他时,把我叫到身边介绍给李井泉,说我是他的小老乡。吴书记问我有什么好东西送给大书记,我去仓库拿了两盒龙井茶、一盒九江茶饼,双手送给李书记。李书记握着我的手,连连说,谢谢,谢谢!

这次会议最后一个离开九江的是解放军总参谋长黄克诚,他带着夫人在九江地委接待站住了5天。白天,地委书记吴平、副书记王书枫陪他外出参观,晚上一起聊天,我为他们安排食宿。黄克诚总参谋长虽然身为大将,但为人随和,常和我聊天问这问那。

1959年5至10月,我有幸为庐山会议服务,因此接触到从中央主席到各地的领导,在我心中留下永久难忘的记忆。

我任九江地委总务股股长长达6年,当时机关内没有安保部门和外事机构,市内没有宾馆。无论什么规格的接待都由我负责安排,上至党和国家领导人来浔,下至县区领导会议,均由我操办。招待他们基本上都是“四菜一汤”。我也经常陪同地委书记到各县检查工作,县委接待也只是在到的时候和离开的时候各招待一餐简单的酒席。平时住招待所,中、晚餐标准是两菜一汤,规定一天付4毛钱的伙食费。

1958年和1959年,我操办过两次大型宴会。1958年10月,上海新中国京剧团整编制迁往庐山,更名为江西省庐山京剧团,许多文艺界知名人士齐聚九江。九江地委定在浔庐餐厅举办酒宴,以示欢迎。九江地区党、政、军、人大、政协五套班子全体负责人,陪同梅兰芳、周信芳、盖叫天、尚小云等一批艺术家出席。吴平书记领着我陪同梅兰芳坐在首席。席间,大家相互敬酒,气氛热烈。1959年5月,庐山会议前夕,各地党、政、军领导都要上庐山赴会。地委决定,趁他们在九江暂歇之际,举行一次招待会,令我在地委机关餐厅办几桌酒席,以示欢迎。地委领导对两次宴请,事前都给出了明确指示,不能喝名酒、吃山珍海味,招待餐费每人按1.5元的标准,不准超支。我按要求,给浔庐餐厅经理和机关厨师们作出规定:酒为江西四特酒和九江封缸酒,8个菜是红烧肉、银鱼炒鸡蛋、冬笋炒肉片……外加一碗番茄鸡蛋汤。

这两次招待会,虽然没有高档酒菜,席间气氛十分热烈,客人相互频频举杯,欢声笑语不绝于耳,那种高兴劲,似久别重逢的亲人,至今我仍是记忆深刻。

周刊邮箱:jjrbcjzk@163.com

主编热线:13507060696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魏菲

审校编辑:许钦

值班总编:杨春霞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