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九江 | (风土)破塘大屋 一个革命的村庄

2024-06-17 19:40:00   长江周刊
浏览量 32028


(风土)破塘大屋 一个革命的村庄


■ 黄训乾



破塘大屋位于柴桑区狮子街道栅岭山西南麓,东距庐山高铁站约5公里,过去属于九江县白鹤西乡,是一座有着650多年历史的古老村庄。几十年以前,说起破塘大屋这个地方,周边方圆几十里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到底有什么出名之处呢?

以前,这个村庄以穷出名,全村几十户人家,地少人多,全靠农耕为生。这里一无经商人,二无手艺人,过着半年糠菜半年粮的日子。那时在民间流传一个笑话,说“破塘人吃粥,王一我抢风暴”。意思是说破塘大屋许多人一起喝粥的响声,两里之外的王一我村人听见了以为是刮起了风暴雨。

破塘大屋的男女老少均以忠厚老实出名,平时与周边姓氏村庄的村民们和睦相处。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夜不出屋,安分守己,树叶落下都怕打着了头,凡事都让三分。

1927年8月~1929年冬,鄂东南党组织屡经恢复、重建,积极领导农民群众进行抗租抗债,开展武装斗争,建立苏维埃政权,以阳新、大冶、鄂城、通山为中心的地区形成鄂东南根据地。

1928~1930年间,破塘大屋全村家家参加革命,人人都是赤卫队员,男人扛梭镖,妇女跑“交通”。

1931年,我出生在这个又大又穷的破塘大屋,祖父留下的旧屋紧邻祖堂的槽门,是全村最热闹的地方。日本人入侵时,我已经7岁。

当时,苏维埃政府领导的农民赤卫队与国民党展开面对面的斗争。在大人们的口中,每次行动都惊心动魄。黄氏家族当时有多人牺牲,但我现在仅能记得30个参加过赤卫队的男子姓名。其中,就有我的叔叔黄家桃。担任交通员的妇女,除了我的母亲欧连香之外,还有王醉英、罗水枝、胡冬香等。她们主要任务是往返岷山根据地与沙河之间,侦探情况和输送情报。

破塘大屋西南约两百米处,有一座气势宏伟的黄氏宗祠。这是黄氏家族的总祠堂,占地面积接近20亩,前楼为两层雕梁画栋的古戏楼,青石制成的大门上高悬“黄氏宗祠”四个大字。门前有风水池塘,后楼为宗祠。西边有4套房屋供为黄氏家族耕种族田的佃户居住。东边是青砖围墙,中央的广场供族人在重大日子祭拜祖先和平时看戏娱乐活动。

当时,苏维埃区委书记张照湖的家,就在黄氏宗祠东南边的小山坳,他是我们黄氏的女婿。1926年,张照湖参加革命。他在黄氏宗祠进行革命活动。因此,黄氏宗祠就成为苏维埃区委地上地下革命工作的活动中心。一次,张照湖在黄氏宗祠召集赤卫队员和部分群众积极分子的大会上,脱下上身的衣衫,拿出洗澡布巾包着的短  枪,拍拍胸脯,大声说:“我张照湖今天当上了区委书记,大家不要怕,跟着我干!”赣北红军主力上阳新后,张照湖等奉命留在根据地继续坚持斗争,不久被敌人逮捕。1930年12月,牺牲于罗家中门蟹子林里,当时都无人敢前去收尸。后来,这座曾经孕育了革命事业的黄氏宗祠被日寇焚毁,幸好门前那口风水池塘至今还留存着。

1930年,赤卫队和敌人在黄鳝垅(古垅周村西边)发生激烈的战斗。由于当时侦察员没发现敌人分别埋伏在两个小村里。双方交战时,赤卫队的人被两边敌人夹攻,伤亡惨重,共阵亡48人。战后,只有李昌友的尸体被收回家,家住白蚁垅的黄大槐等47人的尸体全部丢进了三房垅后枫树埂煤垅洞里。

赤卫队与敌人的战斗失败后,破塘大屋受到很大的打击。一天傍晚,黄贤炉的祖母王毛女正在洗澡。几个敌人闯进来,说她为赤卫队通风报信。还没等王毛女答话,他们就举着土枪连开两枪。王毛女当场死在澡盆中,衣服都没有穿,血流了满屋。

那一年,奉上级组织的命令,破塘大屋的村民跟着大部队准备在湖北省阳新县聚集,遭到国民党的猛烈攻击。不少人逃回家后仍惨遭杀害,一时间,破塘大屋的房屋被烧,猪牛被抢,家中的坛坛罐罐都被砸烂了,就连破塘的祖堂也被焚毁。上阳新战斗失败后,杳无音信的有黄训蒙、黄训沂、黄训桥、黄训标等人。逃回来又被杀害的有黄家煊、黄家钰、黄训梅等。逃回来而又侥幸活下来的有黄训水、黄训桢、黄家柏、黄家桃等人。

据说,黄家煊逃回家后闭门不出。一天,他刚吃完晚饭,就被两个敌人逮到,押到祠堂背后坟山上将其杀害。他的尸体被扔在一个老土窑里,他的家也被一把火烧了。

苏维埃区委文书黄家钰逃回来躲藏在株岭山,数日后被骗下山,遭敌人杀害,房子也被烧了。1950年土地改革时,工作队住在黄家钰侄孙黄贤水家。了解到情况后,工作队的人当时给黄家钰的妻子发了60元抚恤金。

儿童团团长黄训梅,被敌人抓到罗家中门蟹子林杀害,年仅14岁。

家住鬼头凹的机枪排长黄训水,在上阳新战斗中,肚子上连中两枪,子弹穿过的两个洞口,凹下去的伤疤清晰可见,不少人都亲眼见过。有一次,他来我家玩,我也见过他肚子上的伤疤。他告诉我们,当时自己不敢回家,投靠永安乡一个同宗家人,以炸油条为生。

黄训桢在上阳新战斗中左肩背中弹,成为终身残疾,右手弯曲不能伸直,长期一只手干活。

黄家柏当时是部队伙夫。他为人勤劳,忠厚老实不识字。逃回家后,他一直老老实实在家务农,躲过一劫。

1912年生的黄家桃是我的叔叔,曾担任过湘鄂赣红军独立第三师师长郭子明的警卫员。他年轻出众,血气方刚,当年他跟着郭师长一起战斗,亲手击毙三名敌人,后来战散逃回家中。1956年3月,中共九江县委、九江县人民政府修建革命烈士纪念碑,纪念在九江1927年“八七”惨案中牺牲的英烈。黄家桃受邀出席了纪念碑的落成庆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牺牲的张照湖、黄大槐及李昌友被认定为革命烈士,但破塘大屋本村因革命牺牲的人却不在其中。这里面有多种原因,如黄训蒙、黄训沂、黄训标、黄训桥等人是家中独子,当年他们父母都过世了,没有留下子嗣,可能无人及时为他们申报。

如今我已退休30多年,但听着这些革命故事长大的我,从未忘记破塘大屋的族人,也从未忘记过他们为了现在的美好生活付出的巨大牺牲和努力。



周刊邮箱:jjrbcjzk@163.com

主编热线:13507060696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编辑:王嘉琪

责编:钟千惠

审核:杨春霞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