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悦读丨九江三中李萍:躬身自省,追随本心,诗意栖居——《归去来兮辞》读后感

2023-05-31 11:45:28   
浏览量 29962

image.png

我喜欢阅读,就像猎犬喜欢追寻狐狸的气息。阅读带给我“抚沧海之一瞬,挫万物于笔端”的快感,也让我拥有“会当水击三千里”的勇气。而阅读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给了我追随本心、诗意栖居的坚定和畅想。

欧阳修曾说:“晋无文章,惟陶渊明《归去来兮辞》而已。”虽然未免有一点点夸张,但《归去来兮辞》确实让人着迷,无论是朴素的语言,畅达的辞意,真挚的感情,还是深远的意境。阅读这篇辞赋,既是在观赏陶渊明曲折的人生经历,也是在领略他的性格魅力。他的勇于坚守自我,给后世留下了一曲“追随本心,诗意栖居”的赞歌。其给我的启示有三:


躬身自省 明心见性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过。”我们总喜评价他人,却忘记了反躬自省,审视自我。陶渊明在《归去来兮辞》中向世人宣告了自己归隐田园的坚定信念,也期待和设想了归隐后的惬意与欢愉,字里行间让我体会到了陶渊明复杂幽微的内心世界,也认识了一个更加全面、立体的陶渊明。

“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他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洒脱。自幼接受儒家经典的熏陶,少壮时“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的豪言壮语还在耳畔回响,他又何曾不想实现“大济苍生”的理想呢?可是现实是如此残酷,个人的努力始终有限,本性率真的他又怎能忍受虚伪的官场,选择同流合污呢?他在官僚和隐士两种社会角色中转换,过着时官时隐的生活。他不断地追问自己的心灵,在挣扎和反思中,在仕和隐的交锋中,他再一次确认官场的逢迎与自己崇尚自然的本性格格不入,他最终看清了自己的本心,听从心灵深处的号令,辞官归隐,依存自然淳朴的本心。

这是他不断审视人生之后做出的决定。不可否认,审视自我的过程是痛苦的,割舍过往,为自己重建未来更是艰难,但这正是我们普通人都需要面临的境况。人常常在挣扎痛苦中才能看清自己的本心。与其说陶渊明是在逃避现实,不如说他在向内寻求一种平衡,既然做不到“兼济天下”,那就试试“独善其身”,“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理性地看待自己现实生活中的进与退、成与败,寄情山水,获得和乐安宁,从而拥有广大天地。“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诗人在一次次迷途中不断自省,终以“守拙者”姿态获得心灵的至乐,我们当学其躬身自省,明心见性。


停下脚步 诗意栖居

获得内心长足的快乐其实是一种本领,陶渊明就很擅长获得快乐,这种快乐是发自内心的精神的愉悦。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瓶无储粟,生生所资,未见其术”。可见其家中生活并不富足,孩子多,生活负担重。面对匮乏的物质生活,陶渊明没有自怨自艾,而是占据精神的高地,他不做自欺欺人求仙访道的妄举,而是身体力行去珍惜普通平凡却不免痛苦的日子,并诗意地栖居,他是如此的朴实而真诚,又是如此的知足。

image.png

诗意栖居让普通、平淡的日子绽放灿烂之花,让生活像诗一样美好。“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每天喝喝酒,看看院子里的树就觉得很快乐;“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拄着拐杖在院外散步,时不时看看流云,看看鸟儿,心情舒畅;“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写的是陶渊明与亲戚团聚的快乐和陶醉于诗书的乐趣;而“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则写出了陶渊明醉心山水的热爱……

渊明生活之乐何其多也:归途之乐,抵家之乐,饮酒之乐,安居之乐,涉园之乐,远望之乐,亲情之乐,抚琴之乐,读书之乐,农耕之乐,游山之乐,涉水之乐,啸歌之乐,赋诗之乐……他从这些平凡生活中的再普通不过的小事,品尝到了生活的美好。

归隐后的陶渊明纵情于山水田园之间,如同一朵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白云,又好比倦飞而归、恬然栖居的鸟,平淡,质朴,有着浓郁的烟火气息和淡泊旷远的情怀。叶嘉莹说:“研读陶渊明的诗,我们可以体悟到,一个伟大的灵魂,如何从种种矛盾失望的寂寞悲苦中,以其自力更生,终于挣扎解脱出来而做到转悲苦为新愉,化矛盾为圆融的一段可贵经历。其间,有仁者的深悲,有智者的妙悟,而归其精神与生活的止泊……”

而我读到的更多是智者的妙悟,只有智者才能从生活的苟且中挣脱出来,抵达快乐的精神彼岸。如今的人们,脚步匆匆,停不下来,很少有时间来思考生活、咀嚼生活。生活是什么味道,我们早已忘记。我们正变得越来越麻木和迟钝。何不学习陶公,适当停下脚步,品味生活,在纷繁复杂的苦涩生活中开拓一片精神的净土,消弭对外的诉求和内心的忧虑?正如海德格尔所言,“人应该诗意地栖居。”而家、故乡、自然是我们困顿时的精神栖居之所。让我们停下脚步,驻足欣赏,去领略天地之间的大美,去体味生命最原始、最本真、最朴素的意味!


勇于抉择  追随本心

“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是陶渊明对生命本质的思考,每个人都受到生命苦短的约束,我们该怎样度过短暂而又有限的一生?

是与世俗同流合污,还是“举世皆浊我独清”,不为功名利禄蒙蔽双眼,永葆初心,坚守自我?“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我想,陶渊明给出了答案。既然无力改变大环境,实现不了伟大抱负,那就换一种生活方式,追随本心,吟啸徐行,顺应自然,乐天安命!

image.png

陶渊明“自幼修习儒家经典,爱闲静,念善事,抱孤念,爱丘山,有猛志,不同流俗”。面对矛盾、苦闷的人生,陶渊明勇于抉择,追随本心,在官场樊笼与田园劳作间,诗人选择了归隐田园;在机巧与守拙间,诗人选择了追随初心;在舍与得中,诗人舍弃功名利禄,选择了精神自得。寄情自然“归隐”选择的背后,是对人生“真意”的追求,是守住本心不为世俗声利所扭曲,是守护真性情,是文人风骨。这让我想起颜回,他坚守本心,安贫乐道,“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一个“不堪”,一个“不改”,道出了颜回的安贫乐道、淡泊。因为追随本心,挣脱了虚名浮利的羁绊,精神富足,就算远离官场的大场面,摒弃繁弦急管,仅能容膝之方寸之地也能心安。

未选择的路总是充满诱惑,面对人生抉择,我们总是彷徨,徘徊在十字路口,其实,我们要做的是叩问我们的灵魂,追随初心,勇敢大胆地作出自己的抉择!

(来源:九江三中)


编辑:毕典夫

责编:刘瑶

审核:朱静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