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九江 |(观鸟周特刊)鄱阳湖上构筑“中国第二长城”

2021-12-19 08:38:00   长江周刊
浏览量 30319

鄱阳湖是我国第一大淡水湖,目前有三个景区,分别是鄱阳湖国家自然保护区、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南矶山自然保护区。在中国的版图上,鄱阳湖像是系在长江这条巨龙腰间的一个宝葫芦,更像是长江母亲河的一只肾,每年都有数百万只候鸟栖息于此,被誉为“中国的第二长城”,生生不息地续写着人鸟共生的传奇。


鄱阳湖上构筑“中国第二长城”

  杨行山

2021年12月12日,第二届鄱阳湖国际观鸟周在鄱湖之畔的九江市永修县千年古镇——吴城镇盛大开幕。本届鄱阳湖国际观鸟周以“鹤舞鄱湖、牵手世界”为主题,以鸟为景、以鸟为友、以鸟为媒,不断扩大江西的“交往圈”“朋友圈”“合作圈”,携手共创更加美好的未来。

盛会大幕拉开之前,早有万鸟朝贺。作为我国重要的鸟类栖息地的鄱阳湖湖区,现有已知鸟类310种,按居留型分,留鸟45种,冬候鸟155种,夏候鸟107种,迷鸟3种。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11月28日,抵达鄱阳湖的越冬候鸟有63.7万余只。国际观鸟周期间,海内外朋友相聚在一起,共同感受人鸟和谐共处的无限乐趣。

人鸟共生的前世

自从人类在地球上出现之后,在与大自然斗争的过程中就与鸟类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距今约两万年前的北京周口店山顶洞人遗址中,就已发现具有刻纹的鸟骨管装饰品;在我国和西欧等地所发掘的石器时代人类居住的洞穴内,有鸟类形象的壁画。这些图画虽然粗陋,却基本上表达了鸟类的特征,像南美印第安人的洞穴壁画中,已能认出“体被羽毛,有翅膀,有喙,双足着地”的形象。

我国殷墟甲骨文的“鸟”字也是鸟形。从象形文字演变到大篆,形象更生动了,能看出体形、翅膀和脚的特征,表达了古人关于“二足而羽谓之禽”(《尔雅》卷十,《释鸟》)的认识。考古工作还证实,到了新石器时代,我们现今所熟悉的家禽例如鸡、鸭和鹅等,都已逐渐地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内被驯化成功了,这在人类对鸟的认识和利用方面是一个飞跃。

与此同时,人类对包括鸟类在内的万物与生俱来就有着“敬畏”,大约在石器时代的原始社会中开始产生和逐渐发展的“图腾崇拜”就是一个例证。如“凤凰”就是我国自古以来流传千古的一种神鸟,可能是我们的祖先融合了一些野生鸡类的特性加以升华而创造出的图腾。不仅如此,图腾崇拜和神话传说所涉及的鸟类,在世界各地的人类文明发展中有很大的相似性。所有古今中外的神话寓言中,大多以鹰类象征勇猛,天鹅和鸽子象征善良、和平,猫头鹰和乌鸦象征残暴,鹤类象征长寿,鸳鸯象征爱情的忠贞等。各种鸟类所赋予的“性格”,大致与它们生活习性很近似,这就是鸟对人类文明的影响。

在世界文化宝库中,鸟类几乎涉及文学与艺术的各个领域,很多传世之作都是以鸟类为主题的。以文学而论,如《诗经》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借用水鸟配偶时形影不离、此呼彼应的生活习性来抒发青年男子对少女思恋之情。

鸟类在器物纹饰、雕塑和建筑以及建筑装饰等方面的题材,也是自古以来就吸引人们注意的。1976年在河南安阳殷墟发掘的王妃妇好墓中,就有很多玉制的凤、鹤、鹰、燕、鹅以及怪鸟的葬品。商周时代青铜酒器中著名的“枭尊”,就是以猫头鹰造型的。汉代的“马踏飞燕”,长安宫南灵台的铜鸟以及铜雀台上的铜雀,都是以鸟为主题的铸铜艺术。

鸟类在音乐、舞蹈方面的题材就更多了。如我国民乐《空山鸟语》《百鸟朝凤》,西方歌曲中的《小杜鹃》《云雀》等。舞蹈例如我国民间傣族的孔雀舞,白族的白鹤舞以及西方著名芭蕾舞剧天鹅湖等,其中有些也是从原始的自然崇拜逐渐发展而成的艺术。

自然科学的发展,在很多方面也同样受到了鸟类的启示,其中最显著的莫过于飞机的问世了。我们的祖先靠扇动“翅膀”模仿鸟飞的想法,随着科学的进步,转为从研究鸟类翅膀结构的空气动力学原理入手,寻求设计一种固定翼的飞行器,也就是类似于鸟类滑翔时翅膀不动的飞行技术,终于产生了飞机,而且它的载重量、速度和高度都达到了日新月异的地步。

因此说,如果自然界一只鸟也没有,该是什么景象?难怪人们管没有鸟的世界叫作“寂静的春天”和“死的森林”,这绝不是夸张。基于对鸟类的认识和感情,“爱鸟”已成为世界人民共同的呼声。

人鸟共生的今生

正是“敬鸟”与“爱鸟”早已成为人类从古至今的共识,长江南岸的鄱阳湖才雄起了今天生机勃勃的“中国第二长城”,与北方万里长城一起成为中华民族的重要文明标志之一。

中国北方有万里长城,是世界上修建时间最长、工程量最大的工程,同时也是战争的代名词。与北方万里长城不同的是,这座“中国第二长城”是由数百万只候鸟和人类大爱之情共筑而成的,成为人类大爱的宣言书。

北长城作为冷兵器战争时代修筑的军事性防御工程,凝聚着劳动人民的血汗和无数人的身家性命,造成了多少家破人亡、悲欢离合的人间悲剧。南“长城”虽说也有悲情故事曾发生,让无数候鸟魂断鄱湖……但与传说中的孟姜女哭倒北长城不同的是,从20世纪80年代初起,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共筑这南“长城”;尤其是涉及到永修县、都昌县、庐山市和共青城市等濒湖区域的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从1983年成立以来,一代又一代的保护区干部职工及义务护鸟员们,巡护在湖区一线,续写了一个个人鸟共生的感人故事。

一群鸟留住一个家族

共青城市江益镇增垅村塔下自然村,原来的地名叫上堡垅,又被村民称作“小南京”,与一个世居此地已经860年的何姓家族有关。

村中今年82岁的何炽凤老人,被村民称作“秀才”。他说,何氏宗谱中记载本村在此开基老祖宗为何致舜,原本在金陵(今南京)为官,后为躲避朝廷当权者迫害,举族外迁。到了宋孝宗淳熙元年(公元1174年),何致舜兄弟俩率领外迁的船队沿鄱阳湖岸线四处寻找,走到建昌的鄱阳湖之西沙山之北(今永修吴城修河北边的沙湖山东面)一带,遇到得到一位白衣仙人的指点:“三白之地”可以安居乐业。”何致舜兄弟二人率领家人,发现这里有白沙山、白麖、白鹤,正应了“三白之地”的瑞兆。从此,何致舜带领族人沿着鄱阳湖岸的山坡之上建成了房子,与白鹤等候鸟群为邻、和睦相处,开拓荒山湖洲,开始创业发家。何姓子孙们既世代感念“三白瑞兆”为老祖宗指点了安居之地,血脉之中又沉淀着对祖籍地金陵的不解情结,在人丁最兴旺时塔下自然村就有何姓族人近600户,男丁数千人。村中有大小宗祠数座,村巷近百条,于是族人自称该村为“小南京”,既是一种自豪感,更是一种对祖籍地的眷恋之情。

一群鸟睦邻一个村庄

共青城市苏家垱乡大桥村陶家咀村民小组除少数陈姓等村民外,绝大多数都是中国山水田园诗祖陶渊明后裔的陶姓村民,并传承了陶渊明的这份山水田园情结,营造出了一道“人鸟共家园”的风景。

与陶家咀村民“同居”一村的鸟们,学名白鹭,鄱阳湖地区主要的夏候鸟之一,当地人大多叫“鹭鸶”。每年三月份开始,这些白鹭陆续飞临该村组村前的曲湖上度夏,夜晚就栖息于村中一片面积10多亩的老树林,一直延续到十一月才飞向南边,与刚刚抵达的冬候鸟一起构成鄱阳湖特有的多种群候鸟景观。这群鹭鸶数量多的时候有上万只,少时也有数千只。多为白鹭、牛背鹭、夜鹭、苍鹭和池鹭等品种,其中白鹭又有大白鹭、中白鹭、白鹭(小白鹭)和雪鹭四种,身体的羽毛都是全白的;另外还有灰色羽毛的,也叫苍鹭或灰鹭;更有少数有着长长的并十分艳丽尾羽的鸟,村民们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十分漂亮。

村民们都十分爱惜这些白鹭,尽管随着白鹭数量一年比一年多了,鸟粪不仅染白了房前屋后的树木,还有村道甚至村民房前屋后的场地及屋顶,但村民们从没有为难过这些鸟儿。老人们说村中年轻力壮的村民都外出了,有了这些鸟儿与留在村中的老人孩子做伴也不错,晚上听着树林中的鸟鸣声入睡,早晨推开窗子或打开大门就能看到白鹭翩翩飞舞的身影,日子过得也就更加有滋有味了……

一湖鸟牵动无数人

共青城江益镇红星村的南湖水域,作为鄱阳湖41个子湖泊之一,列入全省的监控范围。从2005年开始共青城农林水利局按照上级的部署,根据南湖候鸟越冬及湿地保护实际需要,在南湖范围内聘请了三名有威望的、热爱候鸟保护事业的群众做护林员,护林员同时兼管野生动物监测,主要是在这里当候鸟监测员,并支付一定的生活补助。今年71岁的帅道银就是三个最早聘用的候鸟监测员之一。

1998年洪灾之后,政府实行退田还湖、移民建镇政策,帅道银的老伴和两儿一女,都从红星村搬迁到了共青城区的桃园新村,儿子媳妇上班,老伴要在共青城里帮忙带孙子,现在只有他独自一人,守着一条机动船,长年住在南湖水域,生活自然艰苦。

作为候鸟监测员,孤独地守望在一望无际的南湖湿地保护区,每天干的都是重复的工作,但从不会马虎一点。他每天一般都是早晨七点钟就起床,自己烧点饭吃后就到湖里转,发现有什么情况就打电话向相关领导汇报;没有情况,他就会在日记本上记录:情况良好,情况正常。

全家人从湖区搬迁到城里居住生活后,年过七旬的他仍一人一船,吃住在湖区,风吹、日晒、雨淋,逢年过节才回一次家的他想抱一下小孙女时,认不出爷爷的小孙女被他的样子吓得哇哇大哭……一个普通农民,一个大多数时间无法被人监督的人,却能把一份最初每月只有150元生活补贴,而且在别人眼里枯燥重复的工作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下来,完全是出于对鄱阳湖本能的爱。帅道银说自己生在鄱阳湖,长在鄱阳湖,小时另一个名字叫湖生,怎能不对鄱阳湖产生刻骨铭心的感情?

而在沿湖地区,对鄱阳湖候鸟充满感情的又何止他一人。

李春如,都昌多宝乡李洞林村全国第一所候鸟医院的“候鸟医生”,守护候鸟近40载,先后救治候鸟、野生动物5000多只。

大家公认的“护鸟神”何绪广,曾两次在巡湖过程中受伤,最严重的一次摔断了4根肋骨,住了1个月医院。早期的保护区条件艰苦、人员短缺,他就动员儿子何守庆、女儿何红进入保护区工作的巡护点。

还有刚上班时对候鸟认知几乎为零的高翔,通过学习和观察累计写下20多万字的巡护记录,拍摄了6万余张鸟类照片和近26万张工作照,给都昌范围内的鸟类做了一部属于自己的“花名册”……

在湖区,还有以王小龙、李跃、段庆县、叶久怡、陶端基、林发荣叶婷夫妻等为代表的候鸟“守护神”。在鄱阳湖区,还有许多像他们这样默默守护着鄱阳湖候鸟者,他们的事迹还是通过新闻媒体报道才被人们所知晓。

1994年起,江西省将每年4月1日至7日定为“爱鸟周”;2019年起,“鄱阳湖国际观鸟周”在九江、南昌、上饶三市同步举办;鄱阳湖区10年禁渔令等先后出台……从各级党委政府到湖区群众,对“中国的第二长城”维护更加给力。目前,保护区11个基层保护站,实行车、船、无人机天空地立体巡护;环湖4市15个县(市、区)拧成一股绳,爱鸟护鸟成为全民行动。

国际鹤类基金会创始人乔治·阿基博重访鄱阳湖时说:“白鹤从34年前的1400只发展到如今超过4000只,感谢中国政府与民间人士为保护白鹤所做出的努力。”

……

现在的鄱阳湖上已经构筑一道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态文明“长城”,成为人与候鸟和平共处的一道亮丽人文风景。

作者简介

杨行山,1965年出生,江西省作协、摄协会员,九江市作协常务理事,共青城市报社副社长、共青城市文联挂职副主席,共青城市政协一届、二届、三届委员兼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副主任。

1985年起在《九江日报》《短篇小说》《百花园》等报刊杂志发表文艺作品上百万字,摄影、新闻、文学作品数十次获国家、省市级奖,报告文学作品分别入选《巨变共青》《青春晋江》《决战决胜》等合集,编著《源远流长共青城》《万世基业梦》《青春筑城记》《岁月留痕》、《追梦丰林人》等分别由华夏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和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


周刊邮箱:jjrbcjzk@163.com

主编热线:13507060696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编辑:魏菲

责编:张江艳

审核:杨春霞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