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九江 | (论语)鲁奖小说《伴宴》的隐含信息

2021-08-11 20:00:00   长江周刊
浏览量 29660


鲁奖小说《伴宴》的隐含信息

■ 汪官金

作家鲁敏长得漂亮,文章更漂亮!

她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获奖短篇小说《伴宴》并不好读懂,但很有意思。小说表层所写的是民乐团团长仲熙劝说美女琵琶演奏艺术家宋琛,宋琛看同事们生活费都难以为继,才答应去赴一场宋琛被点名参加的给酒席伴奏的演出。表面看,好像是有人对宋琛这个美女有什么非分之想似的,甚至让团长都做了许多防范。但事实上,小说竟然在一个很小的短篇中隐藏着好几个让人揪心又含义深刻的故事。

小说隐含的第一个故事:一场碾压尊严的演出。

小说讲述了一个不愿意参加酒席演出的美女琵琶演奏艺术家宋琛被点名出场伴宴并被羞辱的过程。

点名要宋琛出场的人是一个所谓财大气粗的四十来岁的富婆女老总。她放言,只要宋琛愿意上台演奏一曲《十面埋伏》,出场费可以翻倍,而且会给宋琛一个额外的不小的红包。

整个民乐团的人都盼望着能够接到这个业务。为了让宋琛出场,民乐团的团长仲熙想尽了办法。先是召宋琛到办公室下任务,当然被拒绝;后又以自己刚刚离婚的自由之身与宋琛约会,玩点暧昧,并晓以民乐团生存困境中的利害,并以众多民乐演员需要通过演出打开局面赚点收入度过生活艰难的悲情感动宋琛,甚至以给宋琛“五个一”文化工程奖获得者推荐表相诱惑。

宋琛无奈,只得答应出场演出,同意做一次伴宴。但她放弃了自己对艺术高雅的坚守。

真正演出的时候,那个富婆女老总却并不关心宋琛的演奏,而是只顾与宴席上闹嚷嚷的宾客灌酒取乐。

待宋琛演出结束,都卸妆了,富婆女老总的一位神秘客人到场。富婆女老总又让人给民乐团递话,让宋琛再把刚才的《十面埋伏》演奏一遍,全场演出费再翻倍,宋琛的红包也再翻倍。在这种违背常理的要求下,在民乐团的团长和所有演员们愤激的争论与不平中,宋琛顾全大局,还是平静地说了句,“给我补一下妆”,就再次登台演奏了。

演奏过程中,那个后来的所谓神秘客人,全神贯注地听着,不知不觉地被演奏牵动着,不自觉地走动起来,双目凝视着宋琛的每个动作和演奏,人也渐渐地走到了台前。

宋琛的第二次演奏刚结束,富婆女老总就撇下众宾客,拉住后来的神秘客人,冲到台上,抓过话筒,猛拍,试音,然后就高声大喊,如数家珍地讲起了宋琛少年练琴、师从名家、成名获奖等一系列经历。忽然话锋一转,说是机会千载难逢,百年不遇,让在场的八桌客人每张桌子点一支曲子,要听这顶尖的艺术家为他们演奏。还说一共演八首,是很吉祥的数字!而且每首曲子的回报也不会让宋琛小姐失望的,所有的一切都由她来买单。说完,她就搂住那个后来的神秘客人跳舞狂欢,而其他那些客人也就争先恐后地点出了《青藏高原》《千里之外》等流行歌曲。富婆女老总还让人代点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为她的跳舞来伴奏。

很明显,那位后来的神秘客人是她的丈夫,也是宋琛曾经的恋人。

这个故事中,富婆女老总羞辱了宋琛多次。一是她点名点曲要人家来演奏却并不听演奏;二是要宋琛第二次重复演奏却还是不听;三是不顾乐器的声音特质是否适合那些流行歌曲却要每桌客人点流行歌曲,严重地伤害了宋琛的高雅艺术观;四是当宋琛的面与宋琛当初的恋人秀恩爱,报复了自己的丈夫和宋琛;这个富婆女老总还摆出一副我给了钱要你怎样就怎样的架势,用她的钱疯狂地践踏所有民乐演奏艺术家的尊严。

我看见所有艺术家们含着眼泪,跪在地上捡起富婆女老总扔在地上的活命钱,可怜地离场的情景。

“琛”字,本意是美玉,就这样在金钱面前成为齑粉。

小说隐含的第二个故事:一场粉碎幻想的婚姻。小说并没有着笔写婚姻,可婚姻的信息却隐含其中。富婆女老总之所以费尽心机地让人联系民乐团,要搞这样一次砸钱的演出,就是为了报复她的丈夫,充分说明她的婚姻是不幸的。可想而知,她的婚姻的缔结,至少暗含了有钱人为了装点门面而一时心血来潮要找个有文化懂艺术的人结婚的庸俗,而她的丈夫当初为了贪图富贵而放弃艺术追求的痛苦也暗含其中。

在现实世界中,有太多的人为了嫁入豪门而委屈自己,又有太多的人为了攀附权贵而忍受屈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是一个层面的人,强行凑在一起,注定是一个悲剧。艺术品位的差距,是无法用金钱填平的鸿沟。因为艺术品位的获得,并不比挣钱更容易,同样需要终生的刻苦追求。古往今来,那些成功的艺术家们,哪个不是付出了一生的心血,再附上一世的辛酸,在酸甜苦辣中煎熬出一颗艺术的珍珠。而那些妄想通过金钱买到艺术门面的人们注定只能是痴心妄想,事与愿违。艺术品位和文化品位相差太大的两个人即使生活在一起,也永远只会在两个彼此不相通的世界里。如果把这种不相通设置在婚姻中,就是两个痛苦的灵魂被关在金钱打造的笼子里,彼此伤害。富婆女老总的痛苦婚姻,在这一场演出中碎了一地。

小说隐含的第三个故事:一场撕裂真情的爱恋。小说花费最多的笔墨是宋琛的不合作,是仲熙的苦心劝说,而侧面反映的则是宋琛在爱情中被伤害的程度之深。宋琛在平时的日子,非常孤独,冷淡,夹生,不愿意与人交谈,不愿意向任何一个同事透露自己的半点生活底细。表面的冷傲,实际是她的内心深深伤痛的一层壳。她为了坚持艺术的追求而放弃了物质的追求,最终导致与男友的分裂。一个被金钱扯走的男人,和一个不愿意被金钱扯走的女人,彼此间共同关系的纽带就是艺术的爱好,这种爱好在一个个音符的共同交融中生长成为爱情的血肉,而在现实面前,却不得不在一个又一个硬币的切割下滴出血,溶入泪,成为残损的骨肉,各自走向不同的生活。在宋琛的日子里,哪里还会有什么对人世情感的幻想,哪里还会有什么奢望!对金钱的罪恶,她宋琛怎能不发自内心地厌恶。那些要挣钱的尽管去挣好了,只是她宋琛不屑,也不想去碰那滴血的伤口。然而,真正的艺术家,却是心存道义与是非感的,她终究是看不得整个民乐团的人们在生活拮据的煎熬中受苦,所以才答应埋葬自己的痛苦,悲壮地去赴一场闹嚷嚷的演奏会。而这又是怎样地与她心中坚守的艺术追求相悖呀!她心目中的那些沉浸着享受艺术高雅的人们都在嘈杂喧闹的觥筹交错中死去。正如她的爱情,被彻底地埋葬。

小说隐含的第四个故事:一个艺术灵魂的追求。小说中有个细节,宋琛用她那纤细的手指拨动琴弦,指肚子上都是茧。我们可以设想,为了一个音节,一个艺术家是需要练习多少遍;为了理解一支曲子,艺术家又需要熟悉多少音乐背景,还需要怎样去细心揣摩音乐中细腻的情感表达。宋琛沉浸在艺术中,就像是生活在一个破碎罩子中的精灵,数十年不停止地苦练追求,才有了一点成就,整个人在熙熙攘攘的物欲横流的人海里过得那么有取舍,放弃了太多,比如那些富婆老总们倾心陶醉的钱。一个艺术的精灵,在音乐的游丝中起舞,听不到外面的世界,天上地下,碧海蓝天,自由翱翔,那是一种怎样的美呀!可是,只能用眼睛看见外在美的俗人们哪里知道其中的艰辛。小说的这种艺术表达,传达了太多的东西。哪个台上表演的人,他们台上的三分钟不是用尽了平生所有的力气?他们那瞬间的美好,谁不是浸透了血与泪?

小说隐含的第五个故事:一群文艺人的被侮辱。为了保全艺术的追求,那群民乐演员们得活下去,他们都只得接受侮辱,去给那许多不懂艺术的人演出。这是一种文化的无奈,实际又是一种对文化的侮辱。在普遍倡导重视文化艺术的日子里,在普遍提倡重视文化建设的口号中,那些有钱的单位也会请一些所谓的文化人去给他们讲文化,开口就问要多少钱,讲完之后却又讨价还价,拖着不想给钱。文化人被侮辱,最终败坏的是社会的文明,是金钱对文化变本加厉地新一轮践踏。

小说隐含的第六个故事:一道文化伤口的结痂。小说写到,宋琛和仲熙从演出场地悲伤地走出来,走过街头流浪艺术家面前时,他们也改变了以往的施舍习惯,不再愿意掏出一个子儿。在一个只重视金钱而忽视文化艺术的生存环境中,文艺人无论怎样做都是错的。但他们自己终究也会醒来,最终会放弃追求,去找钱,去代课,去办班,去挣钱,甚至去做些违背艺术良心的事,他们对艺术也会变得心硬起来,他们的内心会结出一道带着血污的疤痕,隐忍地活在世上。最后,文化艺术,在他们的心中,变成了一种梦一样的存在。而整个大环境中的所谓文化艺术,则已经成为暴雨之后澄明的天空下那一襟蓝布衫上的素白小花,带着历史的忧伤,默默地坠挂着,喘息着。媚俗的艺术之所以泛滥,流氓艺术家之所以泛滥,与文化人的涅槃,不无关系。或许,这又是一道时代的痂吧。

周刊邮箱:jjrbcjzk@163.com

主编热线:13507060696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吴雪倩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