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九江 | (散文苑)江畔遐想

2021-08-10 20:00:00   长江周刊
浏览量 29672


江畔遐想

■ 程跃智

休闲时,我喜欢到长江边上去散步,在江边释放心情。每次我站在江边时,都会看到浩渺的江面水烟连天,在阳光下江面粼光闪闪,来来往往的大小货船劈波斩浪,不时地传来鸣笛声。货船像从天边驰来,又驰向远方,一派百舸争流的繁忙景象。

微微的江风送来清爽,江风拂面,让我心旷神怡。长江博大的气概,使我心胸空阔,让我的思想奔驰。我耳边仿佛听到了《长江之歌》“你从雪山走来……你有母亲的情怀。你从远古走来,巨浪荡漾着尘埃……”我的心潮澎湃,感慨万千,心中自然产生一种热血沸腾的力量。

我想起我与长江几次结缘。1984年5月我去江城芜湖市铁道部四局党校上学,党校距长江不远。我是出生在北方的“旱鸭子”,没有见过长江,对长江很好奇,因此,星期日约几个同学一起去看长江。我第一次看到长江时,被宽大宏伟的长江惊呆了!“这么宽!浩浩荡荡!”留下了深刻印象。那时芜湖还没建长江大桥。江北的同学说过江要火车轮渡,我不明白,同学解说:火车到江边车厢脱钩,对接船上的轨道,一节一节将车体推上船,火车坐船过江。1989年我去襄阳北编组场改扩建项目工地长达七年,时任工会主席。我常去九江处机关开会,坐绿皮火车到武昌站下,再返回过江到汉口港乘客船。船上柴油机发出很大的轰轰隆隆声,我在四等舱里难以入睡,出去转转,我站在甲板上,看到江面夜空明月高挂,繁星点点,长江两岸城市灯火辉煌和灰蒙的重峦叠嶂向后退去。蒙眬依稀可见长江的轮廓。平安到达九江是我当时最大的心愿!夜深人静,船舶的柴油机声显得更大,但难以阻挡疲惫不堪的船客的睡意。天亮了我终于到达九江港。2003年我在宜万线工地,项目部驻在江城宜昌市伍家岗区,距江边近。晚饭后我就去长江边上活动,江边休闲人很多。长江上过往的大型豪华游轮和货船川流不息。我几次去参观三峡大坝,登上坛子岭眺望高峡出平潮的美景,我被世界工程之最所震撼。这是我与长江的几次结缘。

到浔阳城工作二十多年,吃的是长江水。对长江有着感激和依恋之情、有一种自豪感。

我慢步于江畔, 思绪万千。悠悠的江水东去,我思想的野马被依依的江水牵向远方。慢慢人生路,我将上下而求索。人生的长河,似东逝的水。往事如烟,曾经的汗水和泪水,象绽放着生命的花朵,得与失都是生命中一朵浪花。心中有景,路在远方。

忆往昔,长江是一部厚重的史书。长江流经浔阳城一百五十二公里。耸立在浔阳江畔的锁江塔、浔阳楼、白居易纪念馆、九八抗洪纪念馆等建筑物。昔日繁荣的四大米市之一、热闹的茶市、英租码头旧址、日本办事处旧址等见证着浔阳江的风雨岁月。我仿佛看到了一千多年前,在深秋的明月下,浔阳江头灯火阑珊,在江边的船上,白居易偶遇京城琵琶女。“同是天涯落沦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在琵琶声中,倾诉不同的遭遇和人间的悲凉。“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白居易留下了千古绝唱《琵琶行》。

长江是一部战争史。在中国历史上长江浔阳段曾经是“吴头楚尾”。我仿佛听到了昔日周瑜在浔阳训练水师的军令声、我仿佛闻到了昔日江面上硝烟弥漫的火  药味、毛泽东在七律《登庐山》中描写到“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在施耐庵《水浒传》小说中38回和39回描写“宋江题反诗、李逵劫法场、李逵大战张顺”的故事。朱元璋、陈友谅著名的“湖口大战”等故事都记载在历史的长河中。当你登上江边的浔阳楼时,一层大厅里展示着《水浒传》中108将的陶瓷坐像。头顶悬梁上横幅写着“逝者如斯”四个大字。登上二层楼,大厅专版介绍了宋江发配到江州后,悠闲散心路过传说中的民间名楼——浔阳楼,宋江就上浔阳楼小憩,酒醉后亲书题反诗的事件。登上三层楼,站在二十一米的高楼上可以远眺秀丽的江色。《三国演义》主题曲唱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过去的一切就像东去的江水,一去不复返。“逝者如斯夫”,长江多少事已经过去了,我们要珍惜当下。


周刊邮箱:jjrbcjzk@163.com

主编热线:13507060696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吴雪倩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