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想尽办法回国的留美学生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 战疫中的旅游人

2020-06-19 11:27:25   
浏览量 7188

自新冠肺炎席卷全球以来,与疫情相关的故事不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其中,“华人转机被滞留”、“国际机票暴涨”、“归国留学生维权”等话题总回引发网友们热烈的讨论。

自2月下旬至今,依旧有无数海外学子尝试着不同的办法回国,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凤凰网旅游采访了三位不同经历的留美学生。

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国蔓延,凤凰网旅游推出“战疫中的旅游人”海外系列报道,跟踪挖掘病毒蔓延下全球各地旅游相关的故事,共抗疫情。

策划:许玥

编辑:向可卿

自述人:Olivia, Dr.J, Jasmin.

航班取消了23次,我选择坦然过好留美的每一天

“又取消了……”大J在“美西留学生”的微信群里无奈地甩出航班取消的截图,从3月起开始盯着各个平台抢购回国机票,一直到6月初,这是大J收到的第23份“劝返信”。疫情之下,想要买到一张有效的回国机票如同抽中六合彩,像大J一样被滞留在美国的留学生不计其数。

大J的“抢票时刻表”,受访者提供

微信群中还有不少学生先后买了十多张机票,被迫退票时却只能收到外航的代金券而非现金,一时间花钱如流水;另有一部分人期待着香港转机的机会,却撞上了口岸限制的新政,甚至还有留英学生抵达香港后又被“遣送”回伦敦。眼看着回国路径被一条条封堵,起初大家还会在群里分享各种航司政策和新闻,逐渐平息了热情,微信群中连续几天都没有新消息。

近日,申请复飞的达美航空及美联航两家航空公司确认将增加中美航班,然而这一“好消息”并没有让大J重燃“归国战役”的斗志,“其实一直以来都可以买到机票,只是每回都会在临出发前收到航班取消的消息。”大J在回忆自己购票经历的时候,语气平静。本计划在6月2日乘坐LH439航班,从达拉斯飞往德国再转机回国,因为法兰克福飞青岛的航班取消被迫再次退掉手中的机票。

大量取消的航班,图源视觉中国

在坚持了4个月的“持久战”后,大J被问起是否还会因回国无期而感到焦虑时,他坦承道:“目前已经不会盯着售票平台买票了,因为秋季开学的形式还没确定,如果8月需要返校听课,回国的时间基本都用来转机和隔离,意义不大。”目前,大J一边等着学校的最新消息一边留意着国际机票的相关信息,把滞留在美国的时间安排成合理作息、学习和娱乐的日常。

与大J对话的部分内容

数月持久战后,我成了十万分之一的幸运儿

与大J同在一个微信群的S运气不错,3月中旬在洛杉矶参加完学校的考试之后,她也开始全力以赴抢购机票。S每天蹲守在各个群里浏览全球转机信息,对着高达十万元一张的机票唉声叹气,跟家人打着越洋的视频电话相互鼓劲……终于在5月中旬、全美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突破150万的时候,坐上了回国的航班。

登机口前的指示牌,受访者提供

回到2月份,全美确诊病例一直停留在三位数,S和朋友的生活一切照常,甚至还在2月3日去往洛杉矶市中心,与上千人聚集在斯泰普斯中心悼念不久前离世的NBA巨星科比。谁也没想到接下来疫情在当地迅速恶化,加上检测能力的上升,美国确诊人数以指数级增加,到3月初甚至显示出无法遏制的趋势……

上千人聚集在斯泰普斯中心悼念NBA球星科比,受访者提供

参加完3月的考试周,S迎来了春假,同时接到学校未来将采取远程教学的消息,紧接着,洛杉矶宣布封城。在校生纷纷从学校宿舍里搬离,临时住进了家庭旅馆或当地亲朋好友的家中,选购了近期的越洋机票,打包行李准备回国。

在父母亲戚紧张的催促下,S买到了4月初从洛杉矶直飞北京的国航机票,却在出发前一周收到中国民航局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要求一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一条,且每条航线一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一班——简称“五个一政策”——大批量的航班被取消,S回国计划首次被取消,不得不加入当地华人的“抢票”大战中。

也正是那时起,S和大J同在的留学生群开始活跃起来,“回国攻略”成了大家最关注的话题。焦虑的氛围开始在学生之间蔓延,微信群里不乏签证到期、刚刚毕业拿到国内offer,或是家中老人病重的人。有些朋友开始研究辗转几十个小时回国的路线,“当时还认为他们是惊弓之鸟,”S回忆着,“后来才发现,4月初能够买到1万多元,通过非洲、拉丁美洲、东南亚回国的转机机票,已经是‘走大运’了。”

到了4月中旬,一张转机的经济舱票价已被炒至4万元以上,直飞的航班甚至超过10万元。“转机能不能成行”、“行李是否可以直挂”等话题频繁地出现在留学生社交网络平台上,听到“夏威夷几位留学生拼了一架170万的湾流飞日本,然后再抢购东京飞上海的班机”时,大家都不再好奇信息的真实性,更多人只是发出感慨:“这时候能回家的,要么是家里有矿,要么是‘天选之子’。”

微博上流传的回国机票的报价,受访者提供

回国的机票越发抢手,“黄牛”的最低报价达到10万元以上,此时被滞留在洛杉矶的S仍坚持在各平台上刷新着机票余量信息、不厌其烦地反复填写回国必备的健康码信息。“五个一”政策之下,国航在美国保留了洛杉矶飞北京的直飞航线,比起其他地区必须转机的人来说,S清楚地知道自己有多幸运。

然而,拥有直航回国的机会并不等同于“未来可期”。再次收到航班取消的消息后,可以改签最早出发的机票已经延至5月中旬,S在反复考虑后,跳过5月12日(周二)的CA984航班,改签了5月17日周日起飞的CA988班机,并解释道:“这是满足‘五个一’的周日航线,应该比工作日起飞的航班更加保险吧。”S清楚这一理由更多是寻求心理安慰,依旧期望可以提高所选航班起飞的可能性。

S在国航app上看五月份能改签的航班,选了5月17日,受访者提供

由于民航局将航班满座率定为75%,手握机票的S同步研究着备选方案,包括通过非洲和墨西哥转机的航线。4月27日,国航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最新上线的候补功能,虽然尚未收到CA988航班取消的信息,S依然在信息推送的第一时间火速点进文章,登记了候补信息,“整个4月底我都在各个平台填写国际版健康码,还与朋友们在微信群中相互督促。记得当时点进公众号阅读量不过三位数,结果瞬间破10万。”

4月底开始,S就在微信群里和朋友们互相提醒健康码打卡,受访者提供

5月17日进入倒计时,每天S早起第一件事便是搜索最新的航线信息,忐忑地读遍各条新闻,确认没有CA988被取消的内容之后,才能踏实地开启新一天生活。直到她真正系上了飞机座椅上的安全带时,S才反应过来,自己成了十万分之一的幸运儿。

隔着玻璃窗看到回国的航班,受访者提供

熬过20多小时的旅途,又是新一轮挑战

从纽约转移至洛杉矶,在朋友家中借住了3个多月的小K也抢到了回家机票。早在3月底,小K就备好了鞋套、雨衣、N95口罩、面罩和鞋套,随时了解最新的防疫措施和国内疫情动态。登机当天,小K提前几个小时抵达机场,仍旧排到了100多人之后。登机前的手续十分繁琐,乘客们也主动配合,测体温、填表格、检查手机里的健康码……任一环节都不容出现差错。

机场里随处可见疫情防控提示,受访者提供

在接连测量了好几轮体温后,小K最终拿着行李牌抵达了登机口。有了功夫观察四周,小K发现机场内大部分乘客都戴着口罩,也会看到一些非裔和墨西哥裔人照常着装。与小K同一航班的乘客多是留学生,也有个别带着婴儿的家庭,人人都用防护衣物严实包裹着,护目镜后挂着或严肃或漠然的眼神,沉默着自顾自地候机。换做平时,人们大概会以为这是机场里举办的大型Cosplay秀,但身处在清一色的“外星人”之中,没有任何旅客会用“滑稽”来形容眼前的场景。

沉默的候机厅,受访者提供

飞机终于起飞,除了乘客之外,机上的空乘也全副武装,防护服成了标准的空中制服。每隔三个小时,他们都要测量并记录一轮乘客的体温,还会进行一次机舱消毒。飞机上没有任何热食,13个小时的航程中,小K只分到了瓶装水和冷面包,期间,坐在身旁的客人捂着肚子跟空乘说自己胃疼得厉害,能不能有一个泡面?空乘无奈地回复称“实在因为疫情原因,无法供应任何热食”,之后单独给了他一杯热水。

防护如此严密,但小K从空乘口中得知,员工每服务一趟越洋航班,回国就要进行14天隔离,所以在这个特殊时期工作,每个人一个月至多就飞一次国际航线。

机上全副武装的乘务员,受访者提供

早在出发前,就有不少亲友叮嘱小K在回国途中坚持不喝水、不进食、尽可能避免使用卫生间。即便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对于忍受着饥渴的小K而言,这一趟航班无比漫长,连机上的娱乐节目也没心情看。小K补充着细节:“观察了很久,发现有乘客使用洗手间,每出来一次就会有空乘去给厕所消毒,我才敢在途中进了一次厕所。”

机舱内大部分乘客都穿着自备的“防护套装”,受访者提供

飞机终于平稳地降落在天津滨海国际机场,此次“征途”还远没有结束。乘客们在飞机上等待着,直到每人手中拿到一张米黄色的检验检疫流程以及绿色的海关入境提示,再次测量了体温才出舱门。小K形象地描述:“算了一下,从抵达洛杉矶机场到下飞机,我一共被测了8次体温。”

入境流程表,受访者提供

小K明白落地后少不了新一轮严密的检测,先是详细地登记了个人基本信息,包括过去14天以及未来的行踪轨迹。接着每个均要接受三次核酸检测,分别是“一棍直捣脑神经取样”的鼻拭子,“戳喉咙催吐法”的咽拭子以及验血。最后小K总算被分流到指定的大巴上,分批取回消过毒的行李。小K感慨地说:“在大巴上听到一位工作人员喊‘有位结界(姐姐)腿脚不好大家照顾一下’,恍惚中我意识到,我是在天津了啊。”

接受检测的乘客和行李消毒现场,受访者提供

从飞机降落到抵达隔离的酒店,一共花了7个小时,虽然人们又困又饿,但与上百万依然滞留在海外的同胞相比,能经历这一切已万分幸运,乘客们总体上都十分配合。结束了20多个小时的奔波,小K并未对一天收费500多的隔离酒店做过多要求,早在回国前就从微博上看到太多“隔离酒店维权事件”。某意大利归国留学生隔离期间行李被酒店销毁,自费6300元住进“温泉酒店”却放出一地发黄的自来水,以及图片中发黄的烧水壶、卫生间里上一位住客落下的化妆包、无法正常使用的马桶……小K抱着“14天生存挑战”的心思住进了房间。

不少留学生通过微博维权,图片源自网络

在经历了下水管道口遗留的一绺长发、沾满泥点的窗户、发霉的竹筷后,小K已经听到隔壁房间有学生因为酒店不能代收快递,无法用上转换插头、没有瓶装饮用水等原因,与管理人员起了争执。

隔离房间里的卫生条件,受访者提供

采访继续进行,小K认为“自行承担隔离费用却连很多基本需求也很难实现”,真切地体会到社交网络上维权留学生的无奈。突然想起同一航班里还有带着幼儿的家庭,小K叹了口气:“但愿还在襁褓里的婴儿能享受一些‘特殊待遇’吧。”

*受采访者要求,文中“大J”、“S”、“小K”均为化名。



(来源:凤凰网旅游)


责任编辑:梅正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