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电视剧还跌宕!九江母亲欲割肝救28岁儿子,意外发现儿子非亲生

2020-04-28 19:12:23   掌中九江
浏览量 72816

2020年对许女士而言,残忍又跌宕起伏。

2月17日,28岁的九江小伙阿斌(化名)被查出患有肝癌。倾尽一切、准备割肝救子的许女士却在血液配型过程中发现,阿斌并非自己和丈夫亲生。

经亲子鉴定,养了28年的阿斌,其实是28年前在河南省开封市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以下用此名)的产房里另一名孕妇所生。经寻找,4月17日,许女士在河南省驻马店见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郭郭(化名)。

4月28日,记者联系上了许女士的丈夫姚先生。他告诉记者,目前他和妻子已经回到九江上班,儿媳妇正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照顾患病的儿子。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已经主动联系到姚先生夫妇,表示将尽力救阿斌的生命。“先救阿斌,先把我儿子救回来,他还年轻。至于赔偿的事,以后再谈。”

阿斌在开封市出生 自幼体弱多病

1992年6月,许女士和丈夫到河南省开封市探亲。6月15日17时20分在开封市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生下一名7斤重的健康男婴宝宝,取名阿斌。此前,许女士的产前检查显示一切正常。

鉴于当时的医疗环境,阿斌一出生就在产房,与许女士是分开的。两天后,护士将阿斌交给许女士,许女士随后出院。由于许女士的父亲当时在开封市工作,许女士便在开封市将阿斌抚养到1岁后才带回九江。

阿斌上幼儿园时,被检查出患有乙肝。许女士表示,自己和姚先生没有乙肝,全家人身体状况也很好,“我父亲活到90岁高龄,母亲87岁也没什么病,当时我们全家人都很诧异,这么小的孩子,一直没有接触过任何病人,乙肝怎么得的?”

20多年来,为了给阿斌治病,夫妻二人先后辗转南昌、上海、北京等地,夫妻俩这些年的积蓄也全部花在阿斌身上。“他从小身体不好,我们全家人都很宠他,要什么给什么,可还是在今年2月17日查出患有肝癌。”


为治疗肝癌 却查出阿斌并非亲生

阿斌被查出患有肝癌,已经是晚期。

“医生说,如果不治疗,只能活三个月。”得知这个消息的夫妻俩在家抱头痛哭,整夜不能合眼。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趋于稳定,夫妻俩带着阿斌前往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求治。许女士说,中山医院肿瘤科叶青海教授告诉她,可以做肝移植,“我说我割肝救他,叶教授说先全面检查、做个血型配对。”

血型配对的结果令夫妻俩吃惊。

许女士和姚先生均为A型血,阿斌却为AB型。“当时中山医院院长樊嘉还问我们两个人有乙肝吗?我们说没有,加上血型又不对,樊院长脸色都变了。”因为怕血型检查有误,夫妻俩回到九江后再次检测血型,结果和在上海时的一样。

心生疑惑的夫妻俩前往江西省司法鉴定中心做亲子鉴定。结果更是令人大跌眼镜:阿斌并非夫妻二人亲生。


一边救子 一边千里寻子

阿斌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但是养了28年。现在阿斌病重,夫妻二人无法放弃。

“阿斌的一盒药就要近2万,一个月要吃三盒。打一针2万,做介入治疗一次2万,头一个月已经花费了10万。”为了救阿斌,夫妻俩开始向亲戚借钱,并将唯一住房挂上网准备卖掉。许女士说,儿子虽然是学医的,但是一直自主创业,也没有买医保,得病以来一直是自费看病。“这么年轻就得了这么严重的病,以后我们和儿媳妇还有孙子该怎么办呀?现在还不知道亲生父母在哪。”

不知道亲生父母在哪的,除了阿斌,还有许女士夫妻的亲生儿子(郭郭)。

一边救阿斌,另一边,夫妻二人开始了寻子之路。经过与多名医学专家核实,阿斌这么年轻就患有肝癌,很可能是因为母婴垂直传播。夫妻俩开始怀疑,是不是当时在医院抱错了儿子?“后来我想来想去,也问了当时去看望我的家人来回忆,同病房的有个开封市郊县来的乙肝大三阳产妇。”许女士说。

在开封市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夫妻俩得知,与阿斌同期出生的有9个婴儿,其中六女,三男。“后来我们托关系找人发现,三名男婴中一个叫郭郭的男孩子很可能就是亲生儿子。”几番打听,得知郭郭现在在河南省驻马店市。

4月12日,在驻马店民警的帮助下,姚先生见到了郭郭。“鼻子、眉毛太像我了。”第一眼,姚先生就感觉郭郭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4月16日,第二份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郭郭正是夫妻俩的亲生儿子。

4月17日,许女士也赶往驻马店市与郭郭相认。

4月21日,第三份亲子鉴定报告显示:阿斌是老郭夫妇的亲生孩子。


真相大白 被抱错的28年人生

同样也已经28岁的郭郭,已经在驻马店市成家立业,育有一子一女。

郭郭是老郭家的老二。郭家老大是个女儿,出生时因为脑缺氧,智力不像正常孩子。生郭郭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老郭夫妻特意选择了开封市当时最好医院剖腹产。

郭郭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老郭夫妻下岗,从开封市来到驻马店市,承包过食堂,推板车卖过快餐。因为大女儿有残疾,老郭夫妻从小操老大的心要多一点。但郭郭从小是个懂事的孩子,只要有人笑话他姐姐,哪怕是比他大的孩子,他都敢去和别人打架。郭郭对老郭夫妻也很孝顺。郭郭的养母杜女士说,郭郭很争气,是当地的辅警队长。

但是,今年56岁的杜女士也得了肝癌。不久前才刚刚做完手术。

造化弄人,两个儿子的人生被错放了。

“我不敢奢求什么,只希望他能够常回来看看我,希望他能让他的一儿一女放假时来我这儿住。”姚先生说,现在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给阿斌治病,之后他们想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两个儿子被抱错,医院对此肯定是要负责任的。“现在我们有郭郭的电话,没事的时候就打电话问候一下,当下还是全力救治阿斌要紧。”


新闻链接


澎湃新闻——对话四名当事人

许女士:给阿斌治病是第一位的

我养了阿斌28年,现在就是卖血,也要给他把病治好,帮他树立信心,重回生活正轨。阿斌生病前,我和我老公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是小康家庭,现在到了卖房的地步了。不管以后有没有房子住,给阿斌治病是第一位的。

阿斌:爸妈是我永远的爸妈,担心刚做完手术的亲生母亲

九江的这个大家庭把宠爱都给了我。我得病后,我妈说要把她的肝给我。我爸话不多,对我很严厉,但我确诊肝癌后,爸爸整个人都憔悴了。

我爸和我妈,他们把最好的给了我。

现在,我亲生母亲也得了癌症,才做完手术。这段时间在医院里,我体会了癌症的痛,心疼她。

等我好一点,就去赚钱,赚的钱分成四份,一份给我爸妈,一份给我亲生父母,一份留给岳父母,一份给自己和老婆用。

杜女士:自己不治也要先给儿子治

为了给郭郭买房,我花掉了积蓄,我又得了癌症,还有外债。早知道,我自己的病就不治了,把钱省下来给阿斌治病。

这几天我在借钱,等借到钱后,我就去看阿斌,给他送医药费。我现在只希望,阿斌能早点治好。

现在全家靠自己老公一人支撑,但就算砸锅卖铁,自己不治也要先给儿子治。

郭郭:我的兄弟是阿斌,会比亲兄弟还亲

我不愿意用亲生父母和养父母来称谓他们。养父母叫爸妈,亲生父母叫爹娘吧。我爸妈是我的天。养儿防老,我要给他们养老送终。

没有爹娘就没有我,他们养了阿斌28年,才知道我是他们亲生的。我只能在日后的生活中,去尽力弥补,儿子该做的事我都会去做。带上我的儿女去九江看他们。我现在还是辅警,一直在准备考正式警察。

我和阿斌,虽然没血缘上的关系,但有这样的“缘分”,会比亲兄弟还亲。希望他好好养病。如果需要我做什么,开口就是。

4月25日,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长张祎捷回应称

当年负责接生的医生已经退休,现在已经叫回来调查。目前医院也在自查,试图厘清当年这一错误是如何犯下的,如果是医院的错,绝不护短。

九江报业融媒记者 孔颖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钟千惠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