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福猪

2020-01-24 22:41:00   浔阳晚报
浏览量 13291

  这几天,母亲说猪肉价格降了点,灌注了一些香肠,拿到我新居晒晒,说香肠多见见阳光味道好了很。

  每年的冬月,每每见到家家户户在阳光正好的时日,庭前窗前阳台前,细绳牵挂的各类腌制品都会如养老的老人一样见见阳光。每每见到此景像,内心深处还是会慢慢的细细的注入了我一份值得回味的景象。记忆中,那年那月,我曾屡屡为肉猪的惨叫所烦恼。

  腊月岁除,就是杀年猪的时候。

  那年我亲眼见到岳父家最贵重的年货就是——福猪。

  之所以叫福猪猜想众生一定是以“感谢你,为我们献牲了”为名而借口去屠宰的。就像儿时偶尔听到长者在宰鸡待客的时候也会念叨:鸡耶鸡耶你莫怪你是我的一盘菜的道理是一样的。

  那个年代,若于斯世,网络盛行,“福猪”一词必胜过锦鲤硬核脱粉我酸了等网络流行语的。

  记得那年头的一个晨日,一头两三百斤的肥猪正被几个壮汉扯耳捉头,拖拉出猪圈。

  看着福猪有着白团团的身子,格外刺眼,而它悲愤着嘶吼,吐出阵阵白气,热腾腾的,仿佛直扑面前。

  此时,岳父会在地面倒上烫猪的热水,激起阵阵白烟。身强力壮的汉子将猪拖到一块空地上,前后两蹄俩俩捆绑在粗粗的竹杠上,几个粗汉一声号子,抬着竹竿,“扑通”一声,将绑得动弹不得的肥猪摔在门板上。门板一侧,请来的屠夫就抬出挂肉的架子,勾肉的铁钩,以及长短的屠刀,冷冷泛光。

  突然,猪猛得一声尖叫,如利刃生长,将整个世界划成两半。

  这一叫如雷震惊怖惊恐,如紧皱眉头睁开大眼,如泪水飞溅,有着无穷痛苦,耗尽了所有力气,紧接着福猪就只有哼哼,一短一长,昏昏如熟睡一般了。

  我想那时候我的想象丰富一些,我能从这叫声里大概能分辨出恐惧、愤怒、哀怨,乃至希冀、渴望、美梦以及其他一切的情感,但当时,猪声尖利,我只觉着单调而枯燥,乞求着这声音能够戛然而止。后来我听说,一般好的屠夫讲究“一刀杀”。

  看准了猪的心脏,一刀插碎再拔出,热血从心脉里涌出,猪就瞬间失了气力,昏然落入死亡。

  这一屠杀动作,绝对可以说是在考验屠夫的功力和屠龄。

  尖刀下去如若没插到位,一旦有力气继续扑腾,那么猪血回转入肉,肉里多了血味,干涩犯苦,就不好吃了。

  看那刚烧熟的水,那是将猪浸入装满开水的椭圆形的大木脚盆。“死猪要用开水烫”,非如此不能将其鬃毛脱干脱净。

  据说在这之前还要在猪的后蹄割一个小口,用竹竿捅透,然后用嘴去吹,将猪的整个身体吹得鼓胀如帆,皮白无血。

  隔行如隔山。孤陋和鲜闻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迄今为止,我都无从想象其原理何在。

  尔后便是开膛、剖肚,骨碎肉裂。在屠夫的一阵忙碌中,一切重又安静了下来,而这寂静如死又让我陷入难堪。心想,但凡人家把猪崽养成硕大的猪猡,并非为了大快朵颐,而是想卖个好价钱。

  农家平日过了苦,一头肥猪的价格就是来年所有的“活”钱。油盐酱醋的买卖,添衣置物的需要,孩子读书的花费,人情南北的开销,都得落到猪的头上。

  岳父说,那时家中孩子多,每日放学后,就会吩咐孩子背着背篓去河畔塘边打猪草。从晨昏到日暮,才背着一人高的猪草向家赶去。猪草碧绿滴着清水,孩子的肩背弯曲,狭路相逢时,总让旁人惊异和另眼。

  就这么着,从春到冬,猪的痛苦与人的希冀相互纠缠,当这两者同时为真,便到了“二十六,去割肉”的时候。

  岳父总不忘说,那时的平日里,当肉猪用板车拖到菜市场,沦为悬挂铁钩的肉块,早已哑然多时。

  屋里只有来了贵客或是大年节时才会奔到肉案。要肥膘熬油,要大骨炖汤,要五花做包子,身边跟着的孩子总是轻拽着大人的衣袖,叫嚷着不要吃肥肉想吃瘦肉。

  之所以说“二十六,去割肉”。正是因为一年四季难尝到肉味,只有在寒时腊月里才犒劳口腹。又因为肉价高,收入低,所以我们才想到用一个“割”字,小心翼翼,称斤断两,“割”之深意。

  不会说“买”也许大概是贫穷惹的祸吧。自己去卖希望猪价高,卖个好价钱,而自己要买时,又不得不捏紧钱袋,就叫“割”肉。

  兴许现在股市术语“割肉补仓”中的“割肉”可能就是从那个年代沿袭下来的吧。当下人们不用这么小心的讲究如何卖如何割了。肉食富足,肉货短缺的年代早已成为记忆,何况还有素食者,以肉为大忌。

  现在媒体都还在劝导人们食肉的危害。每于这时,我就想起那让我想起福猪的悲号,想到它的疼痛,也想到以猪为希冀的人家,想到割肉的笑脸,觉得吃固然何忍,不吃,似乎又将这死亡看得太过轻易。

  冬日初升,当我如细雨般回思着岳父当时用脸盆冲刷一地的血渍,血渍浓红如汁,凝结如冰,在水的冲击下四分五裂。我想,猪血鲜红,虽流落满地,也是喜庆的底色。

  以死证生,说的大概就是福猪吧。我们还是等你死了后再相见吧。此时此刻,福猪或多或少的还是勾起了我们一些难忘的记忆。

  福猪还在,伊人已老啊……

(黄河浪)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王嘉琪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