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九江│日军在武宁新宁镇茗洲的骇人罪行

2018-08-22 22:00:00   浔阳晚报/项轩 艾蒿
浏览量 70086

记录侵华日军在武宁犯下的累累罪行,因8月4日笔者在新宁镇茗洲的寻访,而添上沉重的一笔:1939年,日军在茗洲方田湾活埋中国难民100余人。

茗洲83岁的老人万祥武和原村支书戴圣荣向我们诉说了这件令人发指的事件。

资料图片

1939年,武宁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时节,茗洲一片锦绣。一天晚上,7岁的万祥武在斜滩自家那栋三进三重大屋里睡得酣熟,一阵凶猛的打门声把他父亲惊醒,听了几声后他父亲预感是日本兵,大家已知道3月份日本人占领了北边不到30里远的县城。厚实的大门日本兵并不容易撞开,他父亲带着全家老小从后门溜出往东南方向躲到蟹岩山一夜。第二天,父亲瞅准空子,回家捎出一些日用品,全家便躲进了现在毛石林场一带的山中。最终,他家这栋祖传的老屋,被日本人烧为灰烬。

茗洲村的位置很特殊,北侧不远是县城,往南却是数十里重重大山。从茗洲进去,有一条古驿道连通靖安、南昌,自古以来十分繁华,来自湖北等地的“湖广客”在这里开了上百间店铺,时称“小南京”。

日本人到此之前,这里是驻扎有国民党至少一个师的重兵的,茗洲原支书戴圣荣介绍。他带笔者来到一处横在大山口的小山岭前。此岭紧扼山口,当地人叫它“炮台”。 戴圣荣介绍,这里仍可见当时中国军队修筑的战壕、炮台等工事,上世纪八十年代村民在这里集体造林时,曾挖出过空炮筒。万祥武介绍,中国军队是3个师,从这里往南一直到茶场到柳村,都有部队驻扎。总指挥部设在柳村八字段。

不过,万祥武回忆这里并没有发生稍有规模的、激烈的战斗。应该是中国军队改变了战略计划,事先撤离了茗洲。附近的严阳抗日游击队在这里经历过零星的抗日活动。

日本人顺着沙田河从茗洲进入了古驿道,其目的万祥武老人尚不了解,应该是战略上的进军靖安,或是战术上的追击严阳抗日游击队。严阳抗日游击队领导者之一的陈云龙的回忆文章《严阳山抗日游击大队》中有这样的记载:1939年7月14日,驻长仑上的日军40余人,骑着战马,经白鹤坪、茗洲港等地,进攻茅败关卡……日军这一次孤军深入大山丢盔弃甲败回:死伤20余人、战马4匹,丢下**24支、轻机枪2挺、**千余发。

之后的一天,不甘失败的日军又一次进山围剿,却不见一个游击队踪影。沿驿道退回时,发源于朱山的沙田河河水突涨,罗洞港口进山时还完好的一座木桥也跨散了,几个出路口都受淹,把日本军队阻在方田湾不得动。当时这里还有一群躲避战争的难民,大多来自瑞昌横岗、南义和德安三溪桥等地。日军把有可能是被水冲垮的桥的垮塌不由分说怪罪于难民,认为是有难民在暗中捣鬼破坏,便把这些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活埋在河边一个大坑中。可怜我100多名同胞,携儿带女、背井离乡躲避日本侵略者来此荒野深山,还是没逃过侵略者的屠戮。

万祥武老人讲到这里,静默良久。戴圣荣说,他在上世纪70年代仍见过那座木桥。戴圣荣回忆,1991年,瑞昌有一批人来到茗洲,他们是那些躲难到武宁的被埋难民的后代或亲人。斗转星移,尸骨难寻。在方田湾一名经历过当年那场灾难的老人的指引下,他们刨地三尺,只拾捡到先人两件遗骨带回瑞昌。

我们进山来到方田湾,也就是现在的大寺里电站处。地形已千变万化,难见当年埋葬同胞的坑冢,但四周青山巍巍不语,仿佛在与我们一道,凭吊那百名无辜死难、魂飘异乡的同胞。


责任编辑:王嘉琪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