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 姚策走了!“28年错换的人生”却难画休止符!养母许敏死磕:“错换”要一个真相!

2021-03-25 20:16:58   掌中九江
浏览量 127051

点击观看视频↓


从最初“错换人生28年”全网的同情、惋惜与祝福,到今天“偷换人生28年”的质疑、谩骂甚至恶语,一年来,姚策备受病痛折磨的同时,深陷舆论漩涡。3月23日,姚策因病医治无效,呼吸停滞,与他热爱的一切作别,短暂而“传奇”的人生就此落幕。

3月25日凌晨6时许,姚策的养父母许敏夫妇,在郭威(许敏亲生儿子)、亲戚朋友的陪伴下,从江西九江驱车前往景德镇浮梁县。因为2个多小时后,姚策告别会在这里举行。

河南开封出生,江西九江长大,北京去世。对于姚策来说,河南是令他无比陌生却真真切切的故土,江西九江是记录他成长、却再也回不去的老家。不满29岁的姚策,最终选择将自己永远留在了景德镇,这是他爱人熊磊的家乡。

“这是他自己的愿望,他的选择。”许敏低着头,眼眶泛红。

永别

“姚策好像出事了?”3月23日中午,当许敏从亲姐姐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觉得是假的。

“我说不会是真的,上午网上不还在辟谣吗?我根本不相信。”可没过多久,13时18分,许敏接到熊磊的电话,“她说,妈,姚策走了。我还问她,走哪去了?她说,死了。”

许敏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察觉不对劲的丈夫,放下手中正要盛饭的饭勺。

“好好走了……”夫妻俩抱头痛哭。

只有家里人才叫姚策“好好”。因为月子里的姚策,安静乖巧,很少哭闹,也就有了这个小名。

那天中午的饭,许敏夫妇一口没吃。下午,许敏向单位请了假,躺在床上。昏昏沉沉间,过去种种像电影一样,在许敏脑海中放映。滴水未进的她,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养育了28年的孩子,最后一面见不到?

整晚,许敏翻看着家庭相册,与姚策的聊天记录,各路媒体的采访报道,“我隔空和姚策说话,你最后是不是很想跟我说话啊,你想对我说什么啊?”

看着姚策曾经对媒体说“连我妈妈都不信任我了”,许敏哭诉,“妈妈不是不相信你,妈妈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妈妈怎么会不原谅你呢,是不是?不管发生了什么,我是一个母亲,可是我没有机会了。”

呵护

对许敏及她的家人来说,姚策的去世是个重创。直到3月24日上午,许敏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已经89岁高龄的母亲。

“2019年,我90岁高龄父亲突然去世,2020年姚策被查出来有肝癌,一下子发生了这么多事,母亲被姐姐暂时接到了河南居住。”许敏上有1个哥哥,2个姐姐,均在外地生活。作为家中的小女儿,许敏备受宠爱,父母也一直在九江陪伴着许敏一家三口。姚策是个独苗苗,加之2岁半时被查出患有乙肝,更是成为全家人的掌上明珠。

为了治病,姚策被带着去过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在九江,许敏也找遍了当地有名的传染病专家。到现在,许敏还能清楚地叫出每位专家的全名。

治疗乙肝的药,姚策需要终身服用。

3月24日下午,许敏给记者看了一个2008年的记账本。本子上,清楚地记录着:1月,南昌买药1850元,路费46元;2月16日,南昌买药1850元,路费44元,检查费144.8元;3月25日,南昌药费1850元,化验费181.4元,路费60元……上面还写着给好好(姚策)的学费、资料费、补课费。此外,还有每天的伙食采购清单:肉、鸭子、鱼、蹄髈、鸡杂、鸭胗、各种蔬菜……

姚策喜欢吃什么,家里就买什么;许敏还认为“必须吃好东西,对肝脏有益的东西。”

凡是能给姚策身体带来好处的方法,许敏都要试一试。

为了抑制乙肝病毒,从2001年开始,姚策定期接受干扰素注射。考虑到普通干扰素作用时间短,一周需多次注射太遭罪,许敏选择了作用时间更长的长效干扰素。一周注射一次即可,但价格也更贵,一针就要1000余元。

频繁去医院打针,碰到熟人的概率高,怕姚策受到歧视,许敏特意带姚策去小区里的一家诊所注射。

“有时候,是夫妻两个人一起带着孩子来,有时候是爸爸带来的,每次只要许姐来,看着孩子打针受痛,她总要哭。”冷春江是这家诊所所长,他的手机号在许敏手机通讯录中被命名为“冷弟”存储。在冷春江的印象中,许姐夫妇对姚策格外疼爱,“孩子打针哭闹,他们俩总是哄着,说打完针买零食吃,买玩具之类的。”

20多年里,在许敏及全家人的悉心照料下,姚策尽管自幼身体不好,却从未因病住过一次院。年复一年的治疗,姚策的乙肝大三阳转为小三阳。这代表,姚策只是一个普通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不具有传染性、不会致命,更不会影响他娶妻生子。

王洪云是九江市第三人民医院肿瘤科主任。去年2月,初晓姚策肝癌病情的许敏,拿着化验单、CT报告单、核磁共振结果找到他寻求帮助。王洪云告诉许敏,可以肝移植,并向她推荐了江西省人民医院的专家。

“听说可以肝移植,她就说她要捐肝。”许敏当时的崩溃,王洪云印象深刻,“肝癌晚期,又那么年轻,她一直哭,说没法活了。”

隔阂

就在姚策去世的前一天,3月22日上午,许敏和丈夫还计划第二天乘动车去杭州看望姚策。这距上次在广西省北海市见到姚策,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票买好了,许敏却听说,姚策不在杭州了。

姚策在哪儿?

许敏打熊磊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姚策电话,许敏也打不进。许敏只有找到曾经接触过的记者,得到的回复是,姚策出院了。“17号有个记者还跟我说,姚策在杭州呢,怎么就不在了呢?”

许敏不想联系杜新枝(姚策生母)。无奈之下,3月22日16时58分,许敏把去杭州的车票给退了。

原本,许敏和杜新枝的关系并没有这样僵。至少在2020年6月份,两家人一起给姚策和郭威过生日的时候,气氛融洽。两家人曾表示,当务之急是要给姚策治病,同时找医院讨个说法。

2020年9月11日,姚策、杜新枝及郭希宽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案在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许敏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展示了多年来为治疗姚策所花费的开销证据。

可就在当天返回九江的火车上,许敏接到了杜新枝的电话。也是这个电话,直接斩断了两位母亲的联系。

“她说‘姚策是我的儿子,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跟他联系,你不要打电话给他,你不要跟他讲话,你这个恶魔’。”这番话让许敏一肚子委屈,“我才刚刚给她出庭作了证,这样骂我,那以后我再也不想跟她说一句话。”

事后,杜新枝与许敏解释,是因为许敏丈夫的一通电话,“杜新枝责怪我们不该说姚策过多接受采访。”

还有一件事,成为许敏与姚策、熊磊二人之间产生隔阂的导  火  索。

一个网友骂了姚策与熊磊的儿子,同样身为母亲的熊磊,护子心切的同时,对许敏出言不逊。这令许敏非常不解,“我压根都不认识那个网友,更不知道网友说了什么。”

在一次微信群聊天里,熊磊责怪许敏自2020年4月份之后,没有出钱给姚策治病,聊天记录更是被曝光在姚策抖音上(后被删除)。

“我养了姚策28年,尽管我们在血缘上没有关系,但我还是他的母亲,怎么能这样说我?”心寒的许敏,自那以后,减少了与姚策及熊磊的联系。

今年2月,围绕着究竟是“错换”还是“偷换”的问题,许敏与杜新枝“闹翻”。许敏对外宣称,一定要查明真相,她要弄明白是什么原因、是谁导致了两个孩子“抱错”?这也令网上各种猜测、流言层出不穷。

死磕

3月25日凌晨4时,郭威从北京赶到九江,陪同许敏夫妇一起赶到景德镇浮梁县,参加姚策的告别会。

再见姚策已成灰。告别会上,许敏夫妇与杜新枝夫妇没有过多交流。许敏的双眼又哭肿了,被丈夫搀扶着走出了灵堂。

“28年啊!这人生能有多少28年的岁月,是不是?”“最后一面没有见到啊!这是为什么,没有让我见到他最后一面?”

想到再也无法与姚策面对面讲话,许敏泣不成声,“姚策走了,以后我只能对着天空和他讲话了。”

自从姚策确诊肝癌后,许敏与丈夫前后已经掏出了30万余元,还因此背上了20万元的银行贷款。“我与我爱人在九江都有稳定的工作单位,但是这些年来,我们没有存款,钱都花在孩子身上了,吃的穿的都是最好的。”不仅如此,许敏夫妇至今仍借住在亲戚家中。

除了姚策,郭威时刻被网友关注,多次成为网友攻击的对象。

对于这些纷纷扰扰,当许敏夫妇面对郭威时,他们选择沉默。“郭威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我们父母不能再多说什么了,我们不能给他造成困扰。”也正因为如此,许敏夫妇替郭威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送走了姚策,在许敏心里,她最想要的,依然是一个真相。“两个孩子为什么会抱错了?我觉得我现在要更坚强一点,接下来我要面对的更多,我死磕到底了!”许敏也透露,相关案件已经由河南警方跟进,她期盼着早日能得到真相。

此前报道:

        比电视剧还跌宕!九江母亲欲割肝救28岁儿子,意外发现儿子非亲生

全网关注这张“全家福”!“错换人生28年”两个家庭在九江团聚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病情恶化,代理律师已立案索赔270万

九江青年“错换人生28年”案一审宣判,涉事医院判赔76万元

“错换人生28年”案二审宣判,当事人姚策已无治疗方案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被两筹款平台拉入黑名单,生母回应…

“错换人生28年”案再现大量新疑点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去世,生前陷入矛盾与质疑


(九江报业融媒记者 孔颖/文  王兆清 拍摄/剪辑)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魏菲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